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灵修栽培求真之道信仰诗选信仰随笔文艺节目幽默笑话小说专栏书网文摘时事新闻信仰生活下载频道福音影视MTV频道flash频道课件频道

士师记 注释(2)10-21章

来源:本站收集 作者:未知 时间:2006-02-04 浏览次数:

士师记 注释(2)10-21章

十1-5 陀拉、睚珥
陀拉和睚珥秉政期间,没有外敌入侵。作者记载陀拉‘拯救’以色列人,按上下文,以色列人所受的苦,应指亚比米勒统治后,民不聊生、前途黯淡。陀拉开创稳定的时期(比较底波拉,4:4-5>四4-5),‘拯救’以色列人。同样,第4节记载睚珥有30个儿子,旨在指出当时国泰民安,士师能够享受繁荣和威望。这也表示基列人没有预备迎接将会在他们中间发生的灾难。当亚扪人入侵,睚珥娇生惯养的儿子毫无招架之力(10:7>十7)!基列人四出物色一位战士(10:18>十18)。他们最后找到被他们赶逐的耶弗他,他的遭遇较坎坷,令他刚强坚毅,适合承担这任务(11:1-3>十一1-3)。
附注
第1节‘以萨迦’是以色列北面的支派(参4:4>四4的注释。‘沙密’应该即是撒玛利亚,位于以色列中部,以萨迦南面的边界。以萨迦支派的部分成员必是迁徙到这里。第3节‘基列’,参七章3节注释。第4节‘哈倭特睚珥’意即‘睚珥的定居地’。第5节‘加们’位于睚珥家的边界,约但河以东15哩(24千米)左右。
十6至十二7 耶弗他
耶弗他的故事共分5幕,人物对话在每幕都举足轻重。第一幕(10:6-16>十6-16)交代以色列人再次背道及其后果。这幕为其余几幕提供背景资料。这第一幕对话的形式是,耶和华跟以色列人对质(10:10-16>十10-16)。第二幕由十章17节至十一章11节,交代基列长老邀请耶弗他领导基列人,去跟亚扪人争战。这幕是基列长老跟耶弗他对话(11:5-11>十一5-11)。第三幕(11:12-28>十一12-28)完全记载耶弗他的使者跟亚扪王的外交(长途)对话。但这次外交谈判失败,以致无可避免地引发第四幕的高潮(11:29-38>十一29-38)。第四幕记载战事爆发,但因为耶弗他起誓及其结果,令这幕剧情复杂,而且耶弗他起誓一事更成为真正焦点所在。这幕的中心是耶弗他跟女儿在第34至38节的对话。第五幕也是最后一幕(12:1-7>十二1-7),记载耶弗他跟以法莲人对质,以致爆发内战。这幕的对话记在第1至4节上。
当然,从一个层面来说,耶弗他的故事不过解释耶和华如何使用耶弗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亚扪人。但是这故事的对话指向更深层的意思。故事每幕的对话实质上都是谈判,即使在第一幕──以色列人悔改,以及在极重要的第四幕──耶弗他起誓,都是如此。耶弗他的故事最深层的意义是教训读者,当宗教堕落到人跟神要讨价还价,后果就很悲惨。它显示耶弗他时代的以色列人,包括耶弗他,如何严重地扭曲了他们跟神的关系。其实,只因神的怜悯,以色列人才得以逃脱他们应得的报应( 哀 3:22>哀三22)。
十6-16 以色列向耶和华哀求
耶弗他故事的第一幕有3次冲突。首先及最明显的,是以色列人跟亚扪人的冲突。在神的许可下(虽然以色列人没有察觉),亚扪人把犯罪的以色列逼得走投无路(10:9>十9)。以色列人穷途末路时,求神拯救他们。这冲突引入这幕第二次冲突的开始,即以色列人跟神的冲突。因为神的回应,就是以他们多次背道的羞耻纪录来跟他们对质,并且断然拒绝他们的哀求。神看出他们悔改之心肤浅,因而愤怒。神不会再被他们利用(13-14节)。这刻情况紧张,以色列的将来再次安危未定。这次对质叫我们想起在六章7至10节较早的那次对质,但这次预示了更大的灾祸。现在是耶和华自己跟以色列人对质,而且祂是既直接又明显地拒绝他们的哀求。但是这幕最后的两节(15-16节)带出盼望,为我们敞开一扇窗,看见神在自己里面继续有的冲突。无论神怎样动义怒,祂不能再漠视以色列人受苦。神回心转意,并非由于以色列人放弃偶像,因为他们早前已多次放弃过偶像,结果只是再作冯妇(16节;比较11-14节)。也不是由于以色列人悔改,叫神不能视而不见;而只是由于神不想他们再受苦。在以色列人和彻底毁灭之间,只有神的怜悯。以色列人本应被弃绝,但是(由于神的怜悯)神不能放弃他们(比较2:18>二18; 何 11:8-9>何十一8-9)。这就是神在自己的心怀和理智的冲突,也是解决其余两者的关键。故事的其余部分会交代神的工作。
附注
第6节‘巴力和亚斯他录’,参二章11、13节的注释。‘亚兰’是叙利亚的古名(参3:8>三8及其注)。‘西顿’参三章3节;‘摩押’及‘亚扪’参三章12节;‘非利士’参三章3节。第8节‘基列’参七章3节。‘亚摩利人’(参1:34>一34)在基列定居,也有在迦南定居( 民 21:21>民二十一21)。第9节只有‘亚扪人’在耶弗他的故事出现,非利士人则在第十三至十六章参孙的故事中出现。这章带出亚扪人及预告非利士人的出现。第11节‘脱离埃及人’指的是摩西时代。‘亚摩利人’可能指记在民数记二十一章21至31节的以色列人战胜亚摩利王西宏。‘亚玛力人’参三章13节。第12节‘西顿人’(参3:3>三3)可能是迦南联盟的一员,该联盟由耶宾和西西拉领导(5:19>五19)。‘马云人’资料不详,可能是指米甸人(参新国际译本旁注,及6:1>六1的注释)。
十17至十一11 基列人哀求耶弗他
第二幕一开始就记载亚扪人正想展开新一轮的侵袭,以色列人则四出求援。由于基列人首当其冲,受到亚扪人侵袭,所以,他们最积极求援,这是顺理成章的。但是他们中间没有能者,所以只有一起去寻找以前被他们赶逐的耶弗他(11:7>十一7)。不过,耶弗他小心翼翼。他为何要信任那些以前苛待他的人?这引致耶弗他跟基列长老谈判时,提出很实际的要求,但获基列长老接纳,就是耶弗他要兼任支派领袖和军队元帅(11:8>十一8、11:11>11)。耶弗他跟基列人讨价还价,最后在米斯巴获得正式追认。米斯巴是基列人起初安营之处(比较11:11>十一11与10:17>十17)。所以,这幕开始和结束的地点都相同,但在结束时,基列人已立耶弗他为领袖。
仔细思想这幕的记载,可看见这幕跟第一幕平行。以色列人‘悔改’跟基列人相似,他们穷途末路,只有前来跟耶弗他谈判,但是耶弗他的回应跟神的回应有天渊之别。耶和华是因为怜悯(10:16>十16),而耶弗他明显纯粹是因为个人的利益和野心。耶弗他在这次谈判获胜,耶和华却站在背后,彷如静默的见证人,见证所有事情的发生(11:11>十一11)。

附注
第17节‘米斯巴’(意即‘望楼’)一名很常见,但这个位于基列的米斯巴的位置不详。十一1‘基列’这里是人名,在别处则是地名(10:17>十17;参 书 17:1>书十七1、 书 17:3>书十七3)。第3节‘陀伯’(意即‘好’)是亚兰(今天的叙利亚)的一座城( 撒下 10:6-8>撒下十6-8)。

十一12-28 耶弗他运用外交政策
此处争论之边界的范围,是从基列南面到亚嫩河北面。它曾是摩押人的领土,但后来被亚摩利人夺取。在摩西时代,它最后落入以色列人手中( 民 21:21-31>民二十一21-31)。在耶弗他时代,亚扪人明显已夺取摩押,其边界伸至亚嫩河南面(参24节)。耶弗他的论点是,以色列没有从亚扪人手中夺取任何地,亚扪人应该依从以前摩押王的规定,承认亚嫩河是亚扪和摩押的边界(25节)。
这幕反映耶弗他作大事的潜质。他的表现证明他不单能够管治基列,也能管治全以色列。不过,这次交涉失败,不足为奇,因为耶弗他没有求和的态度。他似乎想争取时间,建立自以为的公义,祈望至高的士师耶和华(27节)会判他(及以色列人)胜诉。耶弗他最后向耶和华恳求在‘今日’判决这事,其实,这讲法等同宣战。故事的高潮明显将要出现。

附注
第13节‘亚嫩河及雅博河’是位于约但河东的两条河流。这两条河围绕基列南面大部分土地(比较18节)。第16节‘红海’(意即‘芦苇海’)可能指亚喀巴湾,正如在民数记三十章10至11节一样。加低斯巴尼亚是迦南的定居地( 民 13:26>民十三26)。第17节‘以东’是以扫后裔占领之地,位于死海南面。‘摩押’参三章12节的注释。第19节‘亚摩利人’参一章34节及十章8、11节的注释。‘希实本’以前是摩押人的一个城镇,被亚摩利王西宏占据,作为他的京城( 民 21:26>民二十一26)。第20节‘雅杂’的准确位置不详。第24节‘基抹’是摩押信奉的神只( 王上 11:7>王上十一7; 王下 23:13>王下二十三13; 耶 48:7>耶四十八7、 耶 48:13>13、 耶 48:46>46),但因为亚扪现在统治摩押,基抹也被视为他们的神。战胜国的统治者‘收纳’战败国的神只或众神只,是很普遍的。第25节‘西拨的儿子巴勒’是摩西时代的摩押王( 民 22>民二十二至 民 24>二十四)。第26节‘亚罗珥’是位于亚嫩河北岸的一座城(参13节注释)。
十一29-40 耶弗他起誓及其结果
耶和华的灵降在耶弗他身上(29节),开始我们今天熟悉的一连串事件。这事引往那可预见决定性的胜利(33节)。可是,这一连串事件被耶弗他的起誓打断(30-31节),而且这事主导整幕情节的发展。至于那场战争的经过只是草草交代,记载打仗主要为交代外在因素,耶弗他必须实践他的誓言。
起誓是很普遍的(例如 民 30>民三十; 诗 22:25>诗二十二25; 传 5:4-5>传五4-5),但是,耶弗他这种起誓是不寻常的。显然耶弗他起誓要向神献燔祭(31节下),但他没说明以甚么为祭物,只是规定:‘无论甚么[人或物],先从我家门出来迎接我’(31节上)。耶弗他的用字含糊,把所有住在耶弗他家里的生物置于险境。我们害怕的,也是耶弗他害怕的,就是他的独生女儿成为牺牲品(34-35节)。真正可悲的是,这样的誓言是不需要的(正如第一幕所见的)。从上下文,我们知道耶弗他不为别的,只是错误地尝试跟神讨价还价。耶弗他这个大谈判家今回要付上沉痛的代价。这幕的下半部,读来好像创世记二十二章的残酷版本,记载另一个父亲和另一个独生孩子的故事。但是耶弗他不是亚伯拉罕,在他的情况里,也没有天上的声音,只有默默无声的惩罚。我们只可总结说:耶弗他起誓招惹耶和华发怒,正如以色列人‘悔改’,也招惹耶和华发怒(比较 王下 3:26-27>王下三26-27摩押王所作的)。<H7>值得思考的,是我们今天的祈祷如何常常跟神讨价还价。耶弗他的事例明显说明人不能跟神讨价还价。</H7>

附注
第29节‘玛拿西’参一章27节的注释。第33节‘亚罗珥’参26的注释。‘米匿’和‘亚备勒基拉明’的准确位置不详。

十二1-7 耶弗他平定叛乱
外患除去后,支派间因嫉妒而起的内忧再次产生(比较8:1-4>八1-4)。以法莲自视为以色列人当然的领袖,是颇明显的。他们不愿承认以法莲支派的人不能作士师,统治人,尤其是基列人。耶弗他对他们采用相同的基本手法,正如他对亚扪人一样:先为自己的理由辩护,跟着(接不到答覆)才开战。十二章7节的总结短评,清楚说明结果:约但河西的支派归服耶弗他,他统治全以色列6年之久。简言之,耶弗他证明自己是个强人领袖。
可是,这场仗不是圣战。他们没有求神裁决这事,也没有暗示胜利是神所赐的(对比27、29、32节)。其实,整幕记载支派间可悲的斗争,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表明以色列支派间的分裂是何等严重。这是将要发生之事的不祥兆头,特别是第十九至二十一章的惨剧。
附注
第1节‘以法莲’参一章22节的注释。‘撒分’(和合本译作‘北方’)位于基列中部,约但河以东2哩(3千米)。第4节‘叛徒’(和合本译作‘逃亡的’)。这话暗示耶弗他的跟随者(或者最少有一部分)是以法莲和玛拿西的后人,他们为逃亡或避难而来到基列。第5节‘逃走的人’希伯来文是复数,直译是‘逃亡的’(跟第4节相同)。基列人扭转形势,以致以法莲人逃亡。第6节‘示播列’的意思不确定,也不重要。它只是一个极好的发音测试,用来分别逃亡的以法莲人。‘四万二千人’参五章8节的注释。
十二8-15 以比赞、以伦、押顿
前面记载了两个基列的士师睚珥和耶弗他后,作者转述约但河西的北方支派。记述了耶弗他和他独生女的故事,作者记载以比赞的事迹,特别提出他有30个女儿,及他给30个儿子娶了30个媳妇!在所有士师中,作者只记载了耶弗他和以比赞的女儿。对比二人,目的强调耶弗他因起誓而没有后代的悲剧。以伦和押顿的事迹记载得很少,但特别指出押顿的儿子和孙子都骑着驴驹,叫人想起睚珥及其家人有相似的排场(10:4>十4)。也暗示自从基甸开始,士师的职权经常差不多要变为王权,由儿子承继父亲的公职(参 撒上 8:1>撒上八1)。但是,正如下一个高潮故事所展示,有魅力的拯救者之年代还未过去。
附注
第8节这可能是记载于约书亚记十九章15节,在北面的伯利恒,位于西布伦及亚设的边界。以比赞可能来自亚设支派。以伦则来自西布伦。第11节‘亚雅仑’的准确位置不详;它不是一章35节位于南面的亚雅仑。第13节‘比拉顿’在迦南中部,位于以法莲及玛拿西的边界,即今天那布勒斯的西南面6哩(9千米)。第15节‘亚玛力人’参三章13节及五章14节的注释。
十三1至十六31 参孙
参孙故事的结构清楚易明。首先是第一节(13:1>十三1),简述当时的背景,参孙超然的出生记载在第十三章2至25节。他长大成人后的事迹,通过两次行动,在第十四至十六章展示出来。第一次行动始自十四章1节,他下到亭拿,高潮则是他在利希杀掉非利士人(15:14-20>十五14-20)。第二次行动始自十六章1节,他到了迦萨,高潮则是他在大衮庙内与非利士人同归于尽(16:23-31>十六23-31)。十五章20节和十六章31节下的小结,正式标示两次行动的结束。
参孙是士师记的最后一位士师,记载他的篇幅比其他士师多。在所有士师中,参孙的事迹最能代表士师时代整个以色列的境况。他被神拣选,分别为圣,但他一生也达不到分别为圣的要求。以色列人跟随外邦诸神,参孙也跟随外邦女人。以色列人在本书每逢穷途末路就呼求耶和华,参孙在两次故事的高潮,走投无路时也呼求耶和华(15:18>十五18,16:28>十六28)。透过参孙的故事,我们看见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的斗争,焦点放在一个代表的斗争上。从一个非常真实的角度来看,参孙就是以色列的化身。最终得胜的是耶和华。非利士人及他们信奉的假神被打败,而参孙最后屈服于命运之下。这故事是个悲剧,但也是一个胜利和令人期望的故事。在神手中,参孙‘开始’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13:5>十三5);最终的拯救由日后的大卫完成( 撒下 8:1>撒下八1)。<H7>若把以色列、参孙视为教会的写照,也是适当的,因为教会无论如可刚愎自用,不可预测,神仍可使用她。</H7>


十三1-25 参孙神奇的出生

第1节
第1节背景简述暗示以色列的信心实际上陷于极度低潮,他们甚至连呼求耶和华拯救的行动也没有(比较3:9>三9、3:15>15,4:3>四3,6:6>六6,10:10>十10)。这时,属灵环境恶劣,参孙的出生是非常特别的。神拯救以色列,纯粹因为神的恩典,这说明神彻底委身给祂的子民。参孙的出生神奇地宣布耶和华掌管生死。参孙不育的母亲像整个以色列,耶和华将生命赐给这个不育的妇人,因此她通过参孙,把生命带给以色列人。可是,这并非白白得来,而是要付代价的。参孙的母亲似乎直觉地明白第7节的意思:‘这孩子从出胎一直到死,必归神作拿细耳人。’作者很早预示故事的高潮,这位拯救者将会以他的生命来实践他的使命。
附注
第1节‘非利士人’参三章3节及十章9节的注释。第2节‘琐拉’位于耶路撒冷西面12哩(19千米),梭烈谷正北(16:4>十六4;参18:2>十八2、18:8>8、18:11>11)。‘但族’比较一章34节,十八章1至31节及五章17节的注释。第3节‘耶和华的使者’参二章1至5节及六章11至24节的注释。第5节‘拿细耳人’来自希伯来文D033>,意即‘分别、奉献’。拿细耳人就是那些起特别的誓,将自己奉献给神的人(参 民 6>民六)。这种誓言通常是自愿的,而且誓言只限在一段日子里有效。无论如何,参孙在出生前,已被神定规终身作拿细耳人。第18节‘奇妙的’这称呼暗示那位使者,其实就是耶和华(参 出 15:11>出十五11; 赛 9:6>赛九6。)第22节参六章22至23节的注释。第25节‘玛哈尼但’(意即‘但的营’)位于琐拉和耶路撒冷之间(18:12>十八12)。‘以实陶’邻近琐拉。

十四1-20 参孙的婚礼
这章开始时记载参孙‘下’到亭拿(14:1>十四1)。他在第5节再次‘下’到那里,跟着,他的父亲在第10节也‘下’到那里。他后来在第19节上‘下’到亚实基伦,最后,他在第19节下‘上’父家去了。所以,这章开始和结束都在同一地点,组成一个完整的行动。可是,这只是开始,在下一章里,我们会看见作者继续交代参孙跟亭拿女子的关系。
第十四章充满秘密,包括耶和华的秘密:祂有目的地去管理参孙的行动[‘他找机会攻击非利士人’(14:4>十四4)];参孙的秘密:他暗中杀狮(14:6>十四6),没有把蜜的来源告诉父母(14:9>十四9);最后是谜语的秘密,这是因为前两个秘密而发展出来的。这众多令人莫名其妙的活动背后,是耶和华的灵引导事情发展,到达预定的目标(13:25>十三25,14:6>十四6、14:19>19)。参孙似乎想放纵自己的情欲,完全放弃作拿细耳人的呼召。他玷污自己,因为他从死狮尸体取蜜(14:8>十四8;参 民 6:6>民六6),在宴会中饮酒(14:10>十四10;参 民 6:3>民六3),他跟非利士人亲近,而不是从他们手中拯救以色列人(14:1-3>十四1-3;参13:5>十三5)。但是,参孙经常不知不觉地完成神的目的(14:4>十四4)。他是神拣选的器皿,用来拯救以色列人,这是参孙不能改变的。
透过参孙的故事来研究人的自由和神的主权,是很吸引人的。<H7>参孙的故事表明耶和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祂子民的益处,即使他们没有察觉。此外,即使祂所选的器皿刚愎自用,祂直到今天仍然满有恩典、至高无上。可是,从神完美的仆人耶稣身上,我们找不到参孙的任何缺点( 罗 5:6-8>罗五6-8, 罗 8:28:>八28)。</H7>
附注
第1节‘亭拿’的准确位置不详,但它是在犹大和但的边界( 书 15:10>书十五10、 书 19:43>十九43)。当时它落在非利士人手中。第3节‘未受割礼的’是一种鄙视的称呼(比较15:18>十五18)。按我们现在所知的,非利士人是以色列邻邦中唯一没行割礼的。第11节‘三十个陪伴’可能是要他们作护卫,因为参孙来到有潜在敌意的地区。第12节‘里衣’是一匹大而长的麻布,日间当衣穿,晚间当被用。因为它用麻制成,所以品质好,价钱高。第15节‘父家’指整个家庭,包括仆人(参15:6>十五6)。第19节‘亚实基伦’位于沿海地带,由南到西共23哩(37公里)(参1:18>一18的注释)。第20节‘朋友’(意即‘伴郎’)可能不同于第11节提及的那30位陪伴的人(参15:2>十五2; 约 3:29>约三29)。

十五1-20 跟非利士人的冲突渐恶化
参孙的岳父认为参孙暴力对待亚实基伦的30人,而且愤然离去,表示他放弃这段婚姻,不娶他的女儿为妻,所以(可能为了挽回家族的声誉)将自己的女儿归了参孙的‘伴郎’为妻(14:20>十四20,15:2>十五2)。可是,参孙不是这样理解这事,所以,他认为火烧亭拿附近的禾稼,大大破坏他们的田产,惩罚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事实上,参孙的破坏等于剥夺该地人民的收成,是他们整季劳力耕种得来的(1、3-5节)。非利士人恼怒参孙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没有能力捉拿参孙,只好向参孙的妻子及岳父施行残忍的报复(6节)。因此,参孙再次恣意破坏(这次是伤害人,不是损坏谷物),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非利士地,因为他清算了敌人(7-8节)。但是,这时正蕴酿爆发一连串事件,势不可挡,非利士人誓不罢休,非要铲除破坏者不可。为求达到目的,他们入侵犹大,为的是捉拿参孙(9-10节)。这要求把犹太人置于困境,但他们很快就决定要牺牲参孙,因为要保护参孙而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比较同一支派在1:1-3>一1-3的英勇表现,他们在这里表现怯懦,正说明以色列人整体陷至何等低落的地步)。参孙容许犹太人将他捆绑交给非利士人,他认为那是无可避免的(11-13节)。然而,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所有人都没有心理准备!耶和华的灵降在参孙身上,令他充满力量,而战败也变成荣耀的(残酷的)胜利,这标示着参孙实际上开始以士师身分管治以色列人(14-17、20节)。
从一个层面来说,这故事记载参孙复仇,令人讨厌,他因为被黑暗势力驱使(包括愤怒、憎恨和复仇欲望),暴力不断加剧;但从另一个更重要的层面来说,这故事也记载神运用权能,叫参孙反败为胜,而且打败祂子民的仇敌。最后,甚至参孙也承认他是耶和华的仆人,而且是神藉他的手作工(18节)。他呼求神,承认自己十分软弱,并要倚靠神。他发觉神已准备好,并愿意应允他的呼求(18-19节)。这刻参孙十分脆弱,渐渐迫近他整个生平故事的高峰(参16:28-30>十六28-30)。


附注
第1节参孙的婚姻明显依从非利士人的习俗,新娘婚后仍住在娘家,丈夫要前来探望妻子。夫妻所生的儿女要归于娘家。第8节‘以坦磐’明显是个突出而人所共知的标记。它准确的位置不详。第9节‘利希’(意即‘颚骨’),它如此命名,可能因为这里有个山崖。但是,参孙的功绩赋予这名字新的意义( 士 15:17>士十五17)。同样地,它的位置不详。第11节‘三千’,比较十五章15至16节,及参五章8节注释。第15节‘未干的驴腮骨’即骨仍是坚硬,而不是干透易脆。这是临时的武器(比较珊迦的赶牛棍,3:31>三31)。第16节‘用驴腮骨’参新国际译本旁注。第18节‘未受割礼的人’参十四章3节的注释。第19节‘洼处’可能是下陷的磐石,其内有一个水泉。这地名叫‘隐哈歌利’(意即‘求告者之泉’),暗示参孙在第18节‘求告’耶和华。希伯来人因为鹧鸪的叫声,通常称它为‘求告者’,所以该泉原名可能是‘鹧鸪泉’。事实若是如此,这地名也因参孙而有新的意义。

十六1-22 参孙与大利拉
这章开始时,记载参孙自愿下到迦萨(1节),结束时,他成为囚犯,被人带到那里(21节)。这章情节的发展,围绕着他与两个女人:一是无名的妓女(1-3节),另一是大利拉(4-22节)。虽然经文没有清楚交代,这两个女人都可能是非利士人。参孙跟妓女一起,纯粹因为情欲,但他跟大利拉一起,则是因为爱情──至少参孙认为是这样(4节)。第一件事,记载他跟无名妓女的故事,证明参孙的力气惊人;第二件事,交代参孙力量的来源。参孙在两件事上都处理得没有理智,也不果断,但是,两事的结果(指最后,不是即时)都是令非利士人战败受辱(3、23-30节)。所以,虽然参孙明显没有遵照耶和华的吩咐行事,耶和华仍然使用他去达成祂的目标。
参孙跟大利拉的故事特别显明这点,尤其是当参孙最后‘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17节)。参孙并非不知道他的蒙召,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拿细耳人,以及他力量的秘密在于他跟神特别的关系(头发只是记号而已)。可是,<H7>他从来没有达到他分别为圣的要求。他经常暗暗想享受世俗人的生活(这引诱对今天的基督徒肯定司空见惯)。</H7>在大利拉身上,他看见一个机会,或者是他最后的机会,可以享受他向往已久的快乐。参孙答应大利拉的要求,实际上等于放弃作拿细耳人,还俗作个普通人。这是他梦寐已求的(17节)。但很矛盾的,是这事的结果不能使他如愿以偿,反令他重回战线,与非利士人正面交锋(20-21节)。耶和华袖手旁观,不理会参孙,当参孙战意再萌时,耶和华又使用他。
第22节
第22节‘他的头发,又渐渐长起来了’ 清楚指出将要发生甚么事(23-30节)。参孙可能想过要效法其他人,但耶和华不许他这样做,正如耶和华不许以色列效法列国。参孙为他的呼召而挣扎苦斗,正如以色列人整体的挣扎一样。
附注
第1节‘迦萨’参一章18节,三章3节,六章4节的注释。第2节那时代的典型‘城门’,结构精密,高至少两层,有卫兵房,设于圆拱形的通道入口后面。那些等待参孙的人住在城内,当参孙搬走城门时,他们可能正在睡觉(3节)。第3节‘希伯仑’位于犹大山区,迦萨东面38哩(60千米)。参孙弃置城门的山,可能位于希伯仑和迦萨的某处(参1:10>一10注释)。第4节‘梭烈谷’(意即‘酒醡之谷’;参15:5>十五5)位于耶路撒冷西南13哩(21千米)左右。第5节‘一千一百舍客勒’约等于28磅(13千克);参十七章1、3节。第7节‘未干的青绳子’可能是制造中的绞索。第13节参孙作为拿细耳人,分别归神为圣,最明显的记号,莫过于他的7条‘发绺’(17节),参十三章5节的注释。大利拉用古代的织布机,有两条直立的柱固定在地上,把参孙的发绺与纬线同织。‘橛子’是扁平的木块,用来敲打新织的线,把它与旧织的线紧结一起。第21节‘剜了他的眼睛’使参孙受辱和失去能力(参 王下 25:7>王下二十五7)。‘在监里推磨’可能是用手推动的磨,因为当时较大的磨通常是用驴来推动的。
十六23-31 参孙之死及在迦萨的胜利
参孙的故事在最后一幕(也是全书的中心部分)达到高潮,令人目瞪口呆。在整个士师时代,以色列人基本的问题是,他们被异邦偶像吸引(2:10-13>二10-13),以致犯罪。参孙对神计划的伟大贡献,在于他展示了耶和华有至高的权力,是其他神明(这里以大衮为代表)不能比拟的。参孙在这方面的成就,跟以利亚在迦密山的功绩( 王上 18:16-40>王上十八16-40),不无相同之处。
重复宣称‘他们的神’把参孙交在他们手中(23-24节),是极大的讽刺,因为实际上是耶和华把参孙交在非利士人手中,为要消灭他们。参孙在第28节的祈祷,令人黯然神伤,大大哀痛,他之前向神求生(15:18-19>十五18-19);现在,他向神求死。但是,即使他向神求死,其动机也不纯净,目的只为个人恩怨,并非为了荣耀神。不过,参孙至少在最后也能完成神把他分别出来要他完成的工作。这次胜利无疑是属于耶和华的。以色列人日后跟非利士人还有更多战争,但是,以色列人能够确认惟独耶和华是神,是以色列再蒙拯救的基础。参孙确实作了一个重要的开始(参13:5>十三5)。
参孙的故事,开始和结束的地点相同。为他忧伤的家人把他运返故乡下葬。参孙的家人至少会因他不是白白牺牲而得到安慰,不过,我们比他们更容易明白这一点。无论参孙怎样失败,他仍是耶稣的先锋。耶稣藉着死打败我们的劲敌,立下拯救的基础。这拯救的丰荣还有待日后彰显( 来 2:14-15>来二14-15; 彼前 1:3-5>彼前一3-5)。


附注
第23节‘大衮’(意即‘谷物’)是迦南地的农神,非利士人明显是移居迦南地后信奉了这神明(参3:3>三3的注释)。据撒母耳记上五章1至5节,在亚实突有另一座大衮庙。第25节可能非利士人要参孙表现力大无穷的技艺。第26节考古学在该地区发现同类建筑的庙,庙顶由木柱支撑,木柱安在基石内。庙中央有表演场,四周环以看台,看台上有平顶盖,下面坐的是达官贵人,平民则在平顶上围观。第28节‘主耶和华’直译是‘我主耶和华’。‘耶和华’一名特别叫人想起神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和祂跟以色列人在西乃立约( 出 6:1-8>出六1-8, 出 20:2>二十2)。
参孙像以色列人一样祷告,诉诸他与神立约的关系。正如在旧约所常见的,此处的‘眷念’不单是回想,更是有所行动(比较 创 8:1>创八1, 创 19:29>十九29; 出 2:24>出二24)。第31节至于‘琐拉和以实陶’,参十三章25节的注释。

十七1至十八31 宗教混乱:米迦与其神龛
正如导论所提及,本书的跋是由两个故事组成。这两个故事的特色,就是与利未人有关,而且重复同一观念:十七章6节,十八章1节上,十九章1节上及二十一章25节。这些故事记述士师时代,宗教及道德的混乱。那时以色列还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或直译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威胁以色列的安危。
十七1-13 米迦偶像的来源
米迦出场时,自认是个贼。他偷了母亲的钱,还给母亲后,母亲替他献给耶和华,好雕刻偶像!米迦良心明显受了伤害,所以,他把他所做的告诉母亲,并且把钱退还。她因为得回金钱,心里如释重负,她没有责备米迦一句,反而以耶和华的名祝福他!但是更荒谬的事记在下面。比较第3及4节,我们知道米迦的母亲只用了她原定要献给耶和华的部分金钱,至于其余的钱,她会怎样使用呢?米迦成为新偶像的主人,以此为荣,而且得到一个利未人作祭司(13节),就肯定耶和华会祝福他。在下一章我们会看见他犯的错误,很快就突显出来。
这章一开始就充满讽刺,主角明显不察觉自己言行不一,这情况充分显示各人行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所引起的混乱。

附注
第1节‘米迦’(意即‘谁像耶和华?’)这名对一个拜偶像的人来说,实在是讽刺。‘以法莲山地’参四章5节的注释。第2节‘一千一百舍客勒’数目庞大(参新国际译本旁注及比较16:5>十六5)。米迦的母亲已把金钱献给耶和华(比较 可 7:11>可七11),她的话暗示人若私吞这些钱,会受咒诅。第3节那偶像由银匠造成,制成后则交给米迦(4节)。米迦的母亲明显视‘雕刻的像’和‘铸成的像’为宗教艺术品,并且错误地以它荣耀耶和华。第5节米迦的‘以弗得’参八章22至27节(基甸的以弗得)的注释。第7节那个‘少年利未人’是利未支派的后人( 申 33:8-11>申三十三8-11)。只有亚伦的后裔才能作祭司,其余利未支派的人只可作助手( 民 8:5-26>民八5-26)。利未支派因不被地域所限,他们可以住在不同支派中间。虽然他们获分配既定的城邑,但没限制他们只住在这些城内,尤其是士师时代,情况异常混乱。那个利未人来自犹大的伯利恒,是摩西的后人(18:30>十八30),另参十九章1节的注释。第10节米迦‘以那个利未人为父’,即在宗教事上,视他为向导(比较 王下 6:21>王下六21, 王下 13:14>十三14)。然而,在其余事上,那利未人像米迦的儿子过于像米迦的父亲(11节)。

十八1-31 米迦偶像的历史发展
正如本书开头所记,但支派不能完全占据在南面所得的分地(1:34>一34),于是他们迁移至北方,其过程记在这一章里。这事可能发生在士师时代的早期(参12节的注释)。
米迦故事的第二部分由几幕组成,反映但人寻地的经过,他们在迦南地来来回回,以及途中遇见不同人的反应。这里有两幕关于那个被米迦聘为祭司的利未人。但人的探子问那个利未人(3-6节),他以讨人喜欢的神谕回答他们,而且答应不再作米迦的祭司,改为跟从但人,服侍他们。在跟着的一幕(22-26节),米迦最后一次出场,但已变成一个可怜失落的人(24节)。在拉亿(这是但人重新起的地名),米迦的神龛在新地方及新制度下重新开光(30-31节),正如以往一样。但是,那不祥的话‘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指出那神龛最终遭受同一命运,正如它原先是从别人手上抢掠回来的(参30节的附注)。
作者以讽刺的幽默手法记述整个故事。这故事在表面上,有很多地方跟以色列人起初征服迦南地(民 13>民十三至 民 14>十四; 申 1>申一)相似。但是,无论但人如何展示力量,他们实际上是敌不过迦南人,被他们从原属自己的产业逐出(参上文)。至于拉亿,若把它跟约书亚征服的设防城镇相比,可说是偏远、僻静、不设防的,居民安居无虑(27-28节)。作者似乎同情但人所伤害的拉亿居民过于但人本身。
故事的结束记载米迦比记载但人为多。这故事最重要是指出,人在信心上犯错,以为他们可以通过宗教的物品及制度去控制神。但人跟米迦基本上犯同样的错误,他们新的神龛从起初就注定,要跟米迦的神龛遭受同一命运。<H7>利用宗教服侍自己,只有招致神的审判,不是神的赐福(参17:13>十七13)。</H7>
附注
第2节‘琐拉和以实陶’参十三章2、25节。‘族’原文是单数,这里的意思明显等同‘支派’(比较11、19节),跟六章11节。‘以法莲山地’参四章5节注释。第7节‘拉亿’位于迦南极北的地方,在加利利海正北25哩(40千米)。但人替它改名为‘但’(29节),‘西顿人’(参3:3>三3)住在地中海沿岸,即今天的黎巴嫩。第11节‘六百’参三章31节的注释。第12节‘基列耶琳’(意即‘树林之城’)位于耶路撒冷西面8哩(13千米)的山上。比较一章11节的‘基列西弗’,意即‘书城’。‘玛哈尼但’意即‘但营’,它由十三章25节开始出现,在参孙时代,这城已是这样命名。所以,自从大部分但人迁往北面后,可能只有少数但人仍住在南面,参孙就是这少数群体的成员之一。第14节‘以弗得’,比较十七章5节,并参八章27节的注释。‘家中的神像’明显是体积细小( 创 31:19>创三十一19),像以弗得那样用作占卜(参 结 21:21>结二十一21; 王下 23:24>王下二十三24)。第19节‘为父’,比较十七章10节。第21节这节的意思是但人用士兵将他们的掠物(包括他们偷来的东西),跟追击他们的人隔开。第28节‘伯利合’准确位置不详,参考7节的注释,并比较十三章21节。第29节‘以色列’这里是指雅各( 创 30:4-6>创三十4-6, 创 32:8>三十二8)。第30节‘革舜’参出埃及记二章22节。起初的祭司是摩西的孙子,这地可能因此声誉极隆,这也解释了日后耶罗波安一世选择这地,设立北国其中一个国家神龛的原因( 王上 12:25-30>王上十二25-30)。它至今仍是崇拜偶像的中心。希伯来文在‘摩西’一字里加了一个n(希伯来文nun),变成作恶多端的坏王‘玛拿西’( 王下 21>王下二十一)。此举是因为尊敬摩西,但原文明显应读作‘摩西’(参新国际译本旁注)。‘直到那地遭掳掠’可能指北国最后在主前722年,被亚述所灭,尤其是因为列王纪下十七章特别提及当时祭司被逐离境(27节;比较1-6节)。第31节‘示罗’位于耶路撒冷北面19哩(30千米)。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后,它是以色列人安设会幕的第一个地方( 书 18:1>书十八1)。到了撒母耳时代,会幕被一个较恒久的建筑物取代( 撒上 1:9>撒上一9、 撒上1:24>24),但示罗及其圣所日后毁灭了,大概是非利士人的所为( 耶 7:12>耶七12)。

十九1至二十一25 道德混乱:利未人与其妾
第二个主要的故事由4幕组成:1.基比亚的暴行(19:1-28>十九1-28);2.备战:利未人号召及以色列人的回应(19:29>十九29至20:11>二十11);3.战争经过(20:12-48>二十12-48);4.战后重建:为便雅悯支派的生还者娶妻(21:1-25>二十一1-25)。主要的情节发生在第三幕,首两幕交代引发第三幕的背景,第四幕则记述战后发生的事。
十九1-28 基比亚的暴行
除了引发往后的主要情节外,第一幕有两大目的。1.展示在士师时代的以色列人,在接待客旅这件崇高的事情上,也变得何等卑劣;2.提供重要资料,描述那个利未人的性格,他在第二幕的角色举足轻重。
作者记载接待客旅一事,包括两个场景:第一个是在伯利恒(1-10节),这次接待客旅的态度很正确;但是,第二次在基比亚(11-28节),态度则反常、堕落,跟创世记十九章1至13节所多玛的生活有明显相似之处。这是特别讽刺的,因为那个利未人刻意不进入外邦人的城邑,希望在同胞的地方得到接待(12-14节)。基比亚街上的无赖明显是道德败落,但接待利未人的老年人也相差无几。他明显是当时典型的主人,他悖于常理的责任感,叫他把两个还是处女的女儿,交给那些无赖蹂躏(23-24节)。他们实在是道德沦亡。神的子民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时,他们并不比所多玛人好。
然而,最悖谬的是那个利未人。他的妾被人交给恶徒后,他竟可上床休息,而且显然没有一点担心,直至早上他发现妾在门槛死去或失去知觉。跟着,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的,那个利未人竟然冷酷地命令他起来行走,因为他已准备好离开这地(27-28节)。在下一幕号召所有以色列人去打仗的,正是这人。回想之下,我们就可以明白这妾不肯跟他一起的原因了(参2节及其附注)。

附注
第1节‘以法莲山地’参四章5节注释。‘娶妾’在当时近东是很普遍的,而且是旧约律法准许的( 出 21:7-11>出二十一7-11;参 创 16:2-5>创十六2-5, 创 29:24>二十九24、 创 29:29>29; 士 8:31>士八31; 撒下 5:13>撒下五13)。妾通常指第二个妻子,或是没有黂奁的妻子,所以地位较次。这跟耶弗他的母亲很不相同,因她是个妓女(11:1>十一1)。‘犹大的伯利恒’是耶稣的出生地,位于耶路撒冷南面6哩(9千米)。比较十七章7节,及对比十二章8节北面的伯利恒。第2节她不忠的表现可能只是离开丈夫,而不是跟其他男人有染。第10节‘耶布斯’是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前,耶路撒冷的名字。第12节‘基比亚’位于耶路撒冷北面3哩(5千米),在便雅悯的境内。参14节及比较约书亚记十八章28节。‘拉玛’位于基比亚北面2哩(3千米)。第18节‘耶和华的殿’应指示罗的圣所(参18:31>十八31注释)。但是七十士译本(古代旧约希腊文译本)读作‘我家’,这读法更符合上下文意,更能表达原本的意思。
十九29至二十一25 回应基比亚的暴行

十九29至二十11 备战
在前一幕,作者仔细交代以色列人如何接待那个利未人,作者在这幕记载各支派代表的临时会议,商讨他们共同关心的事情(20:1>二十1;参21:10>二十一10、21:13>13、21:16>16)。这类会议在日后已不采用,但在以色列没有王之前,它是一个重要的组织。打仗及国家存亡都全赖这会议运作有效。这时全国关注的大事,就是发生在基比亚的暴行,而这次会议的召集人,是第一幕出现的利未人。
讽刺的是,我们这些读者比会议的成员更了解那召集人及所发生的事。我们认为那个利未人把自己的妾的肢体,传送以色列四境,是他在基比亚对妾冷酷无情的延伸;那班会议成员却认为这是神圣热心的行动。以色列人被‘激励’,从但到别是巴都出来,众人如同一人。换言之,那个利未人发起的行动所引起的回应,远比耶和华兴起的士师所作的更大。
所有会众聚集一起后,那个利未人最多只是断章取义地汇报基比亚发生的事,刻意隐瞒他的罪过(比较20:5>二十5与19:25>十九25)。从这角度来看,他强调道德,是对事实的虚报。他清楚交代他的妾因被基比亚人强奸致死(5节下),但他的妾可能是回家后,被他所杀(参19:28>十九28及其注释)。
无论事实是怎样,大会的成员被那个利未人可怕的演说误导,而且印象深刻。他们‘起来如同一人’,并且立即决定一个联合行动,要惩罚基比亚人(8-11节)。这个联合大行动基本上是好的,但这行动竟由一个道德如此低落的利未人发起及操纵,以色列会变成甚么样子?这是第二幕要提出的严肃问题。


附注
十九29比较撒母耳记上十一章6至7节扫罗日后的行动。我们知道警告同盟,不愿参与行动会受咒诅,明显是当时传统的做法。这里的分别在于受害者是人(比较耶弗他的女儿,11:34-40>十一34-40)。‘十二块’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比较 王上 11:29-31>王上十一29-31)。

二十1‘但’参十八章7节注释。‘别示巴’(意即‘七井’;参 创 21:31>创二十一31)位于耶路撒冷南面48哩(76千米),在死海及地中海沿岸中间。‘从但到别是巴’意即‘从极北到极南’。‘基列’参五章17节注释。‘米斯巴’(意即‘望楼’)位于耶路撒冷北面8哩(13千米)( 书 18:26>书十八26; 撒上 7:5>撒上七5)。它不是十章17节位于基列的米斯巴。第2节‘四十万’参五章8节注释。第9节把物件掷在地上,或从器皿里抽出东西,是寻求神引导的方法(比较 书 18:6>书十八6; 箴 16:33>箴十六33)。第10节数目似乎太大,五章8节附注对‘千’的解释,在这里不大适用。原文可能只有第一部分(‘一百人挑取十人’)。这话的重点是,有一成男丁分别出来,支援其余的人。

二十12-48 战争经过
会众在上一幕聚集的结果,就是开始一场圣战,在许多方面,这叫我们想起约书亚时代,攻打艾城一役(参20:29>二十29、20:48>48的注释)。圣战是我们在士师记中重复看见的,而且它遍布全书,但这场圣战与其他圣战有别,而且令人不安。
第18节
第18节以色列人求问耶和华(‘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叫我们想起本书的开头,以色列人求问耶和华(1:1>一1),而以色列得到相同的答覆。但是,两次求问的处境有天渊之别!在本书开头,以色列人组成联盟为抵抗迦南人,占领土地,但这次联盟是分裂的以色列人发动内战,兄弟相争(28节),自相残杀。本书开始时,以色列人获胜,是立竿见影的(1:4>一4),但这里要待以色列人完全崩溃、士气消沉(26-28节),才能获胜。其实,这章的‘圣’战,很难算得上是神圣的。这场战争由一次集会决定,召开这个集会的,竟是性格败坏的人;而且结束时,充满了腥风血雨过于正义凛然(再参48节注释)。
第18至48节大部分篇幅描述战事的经过,敌方如何获胜。不过,以色列人3次求问耶和华(18、23、28节),及耶和华3次的回应,叫我们从较深入的角度明白发生了甚么事。这些经文告诉我们战争进展到不同阶段时,以色列人心中所想的,及以色列人与耶和之间的事情。以色列人认为这次行动是正义之举,而且对求问耶和华最后得出的结果(18节),充满信心。他们已誓死作战,并且假设耶和华准许他们这样做。所以,他们求问耶和华一些纯粹如何作战的问题:这场战事应如何进行?耶和华命令犹大支派最先出战是合宜的,因为被强奸的妾属于犹大支派(19:1>十九1)。但耶和华没有应许他们这场仗会打胜,而且耶和华也没为他们作甚么;结果恰好相反,他们连番惨败(19-21节)。以色列人第二次求问耶和华(23节),反映求问的人因为遭受重创而大大失去信心。他们怀疑应否继续作战,而且他们称便雅悯人为‘弟兄’,奏出想寻求和解的音调。不过,耶和华再次派他们出战,但他们再次遭受彻底的失败(23下-25节)。他们第一次战败后,曾在耶和华面前哭号;现在他们哭号、禁食及献祭。他们直接求问耶和华应否罢兵──他们心中极有可能充满这种思想(28节)。耶和华再派他们出战,但这次耶和华终于应许他们会得胜。在随后发生的战争,耶和华帮助以色列,使他们杀败敌人,双方的命运突然逆转(35节)。
便雅悯人无疑应受惩罚,但是,按全国整体的道德及属灵状况来看,这场圣战差不多把全国消灭,而不是把它保留。耶和华在第三幕恼怒其余的以色列人,跟恼怒便雅悯人一样。这点从一事得到证明,就是祂分别给双方有胜有败,以致全以色列都受到祂的审判。耶和华既审判祂悖逆的百姓,也保存他们。
附注
第15节‘二万六千’参五章8节注释。第16节‘以笏’也是便雅悯人,左手便利的(参3:15>三15及其附注)。第18节因为‘伯特利’意即‘神的殿’,所以有人认为这里的伯特利可能指示罗的会幕(参19:18>十九18注释)。可是,上文提及伯特利城,所以这里的伯特利应指同一地方(比较26节,并参1:22>一22,2:1>二1,4:5>四5注释)。‘求问神’参一章1节注释。第26节‘哭号及禁食’是悔改的行为(比较2:4>二4)。他们从之前发生的事得出结论,就是耶和华恼怒他们。‘燔祭’(参 利 1>利一)象征奉献者全然奉献给神。‘平安祭’(参 利 3>利三)包括进餐,象征与神及人恢复团契。第27节在士师时代,‘约柜’有时会从中央圣所移往别处,尤其是打仗的时候(参 撒上 4:4-5>撒上四4-5,该处和本处一样,中央圣所都是在示罗)。参十八章31节及十九章18节注释。第28节‘非尼哈’是亚伦的孙子( 出 6:25>出六25),不是日后撒母耳记上四章4节的非尼哈。这名源自埃及。比较十八章30节摩西的孙子约拿单。如果照这家谱计算,第十七至二十一章记载的事,明显发生在士师时代颇早的时期。第29节比较约书亚攻取艾城时用的战术( 书 8:3-8>书八3-8)。第33节‘巴力他玛’准确的位置不详。第35节可能原本‘二万五千一百’是指‘二十五支部队再加一百人’。比较第39节那30个伤亡的人。第35节预先总结第36节下至46节的详细记述。第45节‘临门磐’是露出地面的石灰质岩层,位于伯特利东面4哩左右(6千米)。它有3面被山涧切开,而且有洞,匪徒可以藏身。这名在今天的临门村仍然沿用。‘基顿’的位置不详。第47节我已提出我对数目的解释,‘六百人’是便雅悯人大部分的军力(参15、35节注释)。第48节进行圣战时(按耶和华直接命令进行的战争),耶和华有时吩咐以色列人不可掠取任何战利品,反而要彻底毁灭所有东西,作为一种祭献给神。这称为‘格杀令’,是耶和华审判以色列的敌人最彻底的做法( 书 6:21>书六21; 撒上 15:1-3>撒上十五1-3);在某些情况,神也用这严刑对付以色列人( 申 13:12-18>申十三12-18)。在这里,耶和华没有特别声明要以色列人这样做。

二十一1-25 战后重建:为便雅悯支派生还者娶妻
在这最后一幕,注意力转移到支派集会所作的事上(参上文19:29>十九29至20:11>二十11注释)。在米斯巴起的那两个誓言(1、5下),本是要停止便雅悯人犯的大恶,以免污染全国,并且确保其余支派都全部参与这次惩罚的行动。但是,在二十章48节发生的滥杀事件,造成始料不及的结果:便雅悯全支派差不多被灭绝。
以色列人为解决问题,第一个尝试就是用第二个誓言去补救第一个誓言(6-13节,但只是部分成功)。这做法虽是合乎法理,但至少在道德上是暧昧的,而且它付出的代价惊人,就是杀尽基列雅比的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11节)。第二个尝试(15-23节)的性质跟第一个完全相同。

第22节
第22节以色列人自圆其说,使自己所作的合乎法理,更明显是诡辩,为要彻底避开这事的道德责任。同一班人痛恨便雅悯人强奸那个利未人的妾,但也是他们低声下气求示罗人,接受便雅悯人强奸他们的女儿是既成的事实。
本幕出现以下讽刺的格式:
A 强奸利未人的妾
B 攻打便雅悯人的圣战
C 问题:引致便雅悯人要灭族的誓言
B' 攻打基列雅比的‘圣’战
A' 强奸示罗人的女儿
会众在这一幕的表现再次展示以色列人的道德和灵性何等败坏。即使如此,这故事最后到达一个脆弱的平衡点,便雅悯人得到重建,恢复平静(23-24节)。教人惊讶的是,以色列人幸存下来了。我们回顾过去,必会总结一句,这绝对因神的管理,非因领袖的功绩和国家制度。以色列在混乱的士师时代仍能生存,是神恩典的神迹,正如救恩是神所赐的一样( 弗 2:8>弗二8)。


附注
第1节‘米斯巴’参二十章1节注释。第2节‘伯特利’参二十章18节注释。第4节他们筑坛,但不是筑在伯特利,那里的坛已筑成(20:26>二十26),而是在‘次日’返回他们的大本营米斯巴筑坛(20:1>二十1)。这类临时的坛,有时会在国家有危难或喜庆时,尤其是打仗前后(比较 出 20:24-25>出二十24-25; 撒上 14:35>撒上十四35)筑起的。‘燔祭和平安祭’参二十章26节注释。第5节修订标准译本的译法更准确:‘没有上来聚集’。这指二十章1节起初的聚集。第8节‘基列雅比’位于约但河正东的一座城,在加利利海南面约22哩(35千米)左右。基列雅比没有派代表参加是明显的,因为基列其他地方的代表都有出席(20:1>二十1)。第9节这次数点百姓肯定了领袖原先不肯定的看法,即基列雅比不论现在或起初都没有派代表参加(参5节注释)。第10节‘一万二千’参五章8节注释。‘用刀将……连妇女带孩子都击杀了’参二十章48节注释。第11节此举为要存留处女。领袖心中可能想起摩西时代,抵抗米甸人立的先例(参 民 31>民三十一,尤其是17节)。第12节打仗期间,米斯巴成为大本营(20:1>二十1,21:1>二十一1)。‘示罗’比米斯巴更北,较近基列雅比,所以,更方便接收及运送处女(参18:31>十八31注释)。‘迦南地’意即约但河西,迦南地本土。参第19下节示罗更详细的位置。这些资料可能是成书后期补充的,以便示罗被毁后许久的读者也能明白。再次参十八章31节注释。第19节撒母耳记上一章3节和出埃及记二十三章14节描述耶和华的3个节期,但在混乱的士师时代,以色列人只守一个节期,我们不会感到诧异。作者详细描述示罗的位置,是令人费解的,但参第12节的注释,我们或许有点头绪。‘伯特利’参四章5节的注释。‘示剑’参九章1节的注释。‘利波拿’位于示罗以西3哩(5千米,参18:31>十八31注释)。第21节这节期可能是住棚节,但变了质,且渗杂了异教形式,在葡萄收割时举行( 申 16:13-15>申十六13-15)。参九章27节及八章33节的注释。第22节‘在争战的时候’即是宰杀基列雅比人的时候,但最早期的抄本可译作‘动武’。第23节‘自己的地业’(比较24节)指起初占据迦南时分给他们的地业( 书 14:1>书十四1, 书 18:11-27>十八11-27)。
Barry G. Webb

 

进深阅读
A.E. Cundall and L. Morris, Judges and Ruth, TOTC (IVP, 1968).
M. Wilcock, The Message of Judges, BST (IVP, 1992).
D.R. Davis, Such a Great Salvation: Expositions of the Book of Judges (Baker Book House, 1990).
D. Jackman, Judges, Ruth, CC(Word, 1991).
B.G. Webb, The Book of the Judges: An Integrated Reading (JSOT Press, 1987).

打印文章   录入:天涯  
  • 下一篇:士师记 注释(1)1-9章  上一篇:路得记 注释
  •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旷野呼声或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旷野呼声”,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学习和分享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联系。

    最新影视 - 福音影院

    推荐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 旷野呼声-版权所有 2004-2013

    本站主域名:www.kuanye.net 备用域名:www.kyhs.me 手机wap |